澳大利亚对中国又反咬一口 想谈却没有诚意 还企图干涉中国内政

中澳关系紧张局势持续无解,迫于澳大利亚工商界的压力,澳政府开始试图与中国重新启动对话。但是,中国方面没有看到澳政府的诚意和实际行动,因此,不予理睬,据消息人士说,澳方曾打了几次电话,中方都没有接。好尴尬啊。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5日说,将不会为重启澳中对话而“屈从”中国的要求!让人感到很突兀:中国答应与澳方重启对话了么?没有交流,提什么条件啊?

佩恩5日还称将在今年年底前修订类似于美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的澳大利亚版本。“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授权美国政府打着“人权”的幌子对其他国家的政府官员实施“长臂管辖”。英国、加拿大等国家也在近几年陆续出台了类似的法案。

香港《南华早报》6日报道,分析人士说,澳大利亚新法案可能会把矛头指向北京,因为西方污蔑中国在新疆存在人权问题。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报道中指出,澳版马格尼茨基法一旦通过,澳大利亚政府就可以对涉嫌严重侵犯人权者实施冻结、没收财产,同时禁止入境的制裁。澳大利亚这是完全在学美国的手腕啊。问题是师傅这套花活对中国都没用,你一个小学生,就别挣扎了。

为了显示澳大利亚的“无辜”和“屈辱”,澳外长把中国提出的“条件”说得非常具体,有鼻子有眼。

8月5日晚,佩恩在澳中工商业委员会堪培拉年会上发表讲话中说,中国已经建议我们,只有在我们满足某些条件的情况下,他们才会进行(中澳)高层对话。澳大利亚对(中澳双边)对话不设任何条件。我们现在不能满足(他们的)条件。我们不能满足这些条件,比如现在众所周知的2020年媒体提出的14项不满。

2020年11月18日,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提交了一份对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不满清单,把列有14项争端的文件发给了澳大利亚多家媒体。

中国政府列出的不满包括:澳大利亚政府资助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突袭中国记者和吊销学者签证;在多边论坛上“带头”提及涉台、涉港、涉疆等中国事务;煽动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起源展开独立调查;在2018年禁止中国通信设备公司华为参与5G建设;阻碍10项涉及基础设施、农业和畜牧业的中国外商投资交易;干涉南海问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指责中国实施网络攻击;澳大利亚议员对华人或亚洲人进行种族主义攻击。

每一项内容都是澳大利亚实实在在做过的事情,都有事实和证据。但是,澳大利亚拒不承认。澳大利亚保守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还对此反击,他表示,我们的价值观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的价值观,当然指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价值观。由此,我们也很清楚,澳大利亚依然嘴硬的原因了,美国一直在背后用“价值观”忽悠盟友。

自从2006年以来,中国超过日本成为澳大利亚第一个贸易伙伴国后,澳大利亚政府确保不想挑起与中国这个亚洲巨人的紧张关系。但澳大利亚也受制于与华盛顿共享的所谓“价值观”。

二战后,美国与澳大利亚、新西兰于1951年签署了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Anzus),成为战略盟友和伙伴,并以此来保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免受可能卷土重来的日本军国主义危害。新西兰于1985年退出,该条约由此实际上成为美澳双边协定,也是两国同盟关系的基础。不过,澳大利亚官员喜欢提醒:“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我们国家不进行选择。”

然而,中国迅速崛起,让华盛顿把北京视为主要竞争对手,而印太地区已成为这场竞争的中心时,澳大利亚这种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的政策,已经无法维持。如果澳大利亚不听话,美国就会威胁其安全问题不能保证,并且夸大中国对印太地区的压力。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2020年7月1日的官方演讲中警告说,从柏林墙倒塌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澳大利亚曾经享有的有利发展的安全环境已经消失。他指出,“战略竞争的新动态随着新冠疫情大流行而进一步加速”。澳大利亚逐渐从“不选边”到开始彻底转向美国。除了迫于美国的压力,澳大利亚本身也担心中国的崛起将给它带来威胁。

另外,长期以来,澳大利亚都被视为美国最忠实的盟友,为美国守护南太平洋和南海。在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后,针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政策上,澳大利亚也和美国保持了高度一致:政府禁用华为的同时也封杀华为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

今年6月,莫里森说,我们又回到了一个大国对抗、充满战争风险的世界,这种风险始终存在且在不断发展,但澳大利亚已做出选择。这是我们向来都会做出的选择:我们完全与美国站在一边。

自2017年以来,澳中政治关系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澳大利亚媒体一直在渲染中澳冲突,贸易战一直占据澳大利亚媒体的版面,影响着澳大利亚民众对于中国的看法。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似乎已经和美国政府采取同样的步调,准备应对日益崛起的中国。

有专家认为,两国关系目前还没有陷入全面对抗的境地,而目前两国贸易争端的主要战场之一就是农产品。澳洲对中国经济上的限制,主要集中于限制中资对于澳洲认为的敏感领域的投资,而中国对于澳洲的限制也集中在几个特定行业商品的出口。作为澳中贸易关系的支柱型出口商品铁矿石,并未未受严重打击。

其实,意识形态与价值观上的不同长期存在,中澳两国之间的关系也没有长期低迷。两国之间没有长期存在类似领土主权争议这类的实质性、根本性的冲突,不存在长期对抗的基础。

但是,目前中澳关系改善确实很有困难,因为双方都有各自国内声音和国家利益的考虑。虽然两国短期内无法改善双边关系,但经贸关系最终或将会成为一个双方做出善意行动的杠杆。

澳洲从对华铁矿石出口中赚得了真金白银,澳洲也需要中国这个大市场的持续购买。从国内政局来看,一些地方领导人对于联邦的对华政策也直接表达出了不满,例如日前支持度持续处于高位的西澳州州长对莫里森总理的公开批评。澳洲工商界更是对政府的对华政策怨声载道,前不久还发起了要求政府尽快重启与中国对话的呼吁。

今年6月,在莫里森总理前往英国参加七国集团峰会之际,西澳州州长麦高文批评联邦政府推进跟中国的武力冲突,他说这么做完全是疯了,脱离现实并且认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会面的时候,曾说过要学会和中国相处。李显龙的意思是,你不能让中国成为你的样子,你也成不了中国的样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