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评: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人是必须调查的 “零号病嫌”

中新网北京8月12日电 题: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人,是必须调查的 “零号病嫌”

武汉,中国新冠疫情最初暴发的地方,为了病毒溯源,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还是中国官方,都对武汉进行了充分详尽的调查研究。然而,事实上,武汉疫情中一个最明显的调查方向却至今未能触及分毫,那就是参加2019年武汉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

目前来看,2019年的武汉军运会成了外界拿着放大镜观察的关键场景,而聚焦点就在参加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身上。

华盛顿调查记者乔治韦伯此前已经抛出了合理猜测:参加2019年武汉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可能是最初引发疫情的“零号病人”。

300多名选手组成的美国队在2019年10月抵达武汉参加军运会,期间有5名选手出现发烧、咳嗽和腹泻等传染病症状,并送入金银潭医院诊治,初诊结果为疟疾。

而早在当年7月,美国出现“电子烟肺炎”,其病症与新冠肺炎相同;同年9月底,美国流感大规模暴发,其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也已公开承认,一些被误以为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

疟疾并非疑难杂症,在中国完全可以治疗,但美国军人的染病情况却惊动了美国军方,美国军机专门飞抵武汉匆忙将上述5人接走。

按常理代表国家远渡重洋参加国际比赛,中途患病回国医治,如此事情应该会有后续跟进的新闻报道或消息披露,但回到美国后,这些军人好像“人间蒸发”一样,而且在全球大力展开溯源工作的情况下,截至目前他们的相关病例检测报告都还是个谜。

捷克生物学家苏阿佩科娃博士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分析认为,美国操纵着新冠病毒传播的进程。报道提出,可能是美国人在2019年10月将一种生物武器带到武汉,但这种武器发生变异,不止感染了中国人,对所有人都造成了威胁 。

比如对新冠疫情似乎是未卜先知。2019年2月,美国疾控中心在当年整体预算缩减9.4亿美元的情况下,却在“流感规划与应对”的项目将预算增速明显提高;8月,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结束了一场从1月份开始的逼真式演习,目的在于检验美国在面对大流行时的全流程应对能力。

再比如关停德特里克堡的“异象”。德堡是美国国防部下属的陆军实验室,美国国防部在2019年5月推出的招标计划中有一个项目的名称为“开发治疗新型病毒的小分子制剂”,该项目简介在解释新型病毒中用了“冠状病毒”的字眼。彼时,美国疾控中心马上要对德特里克堡开展跟踪调查。

2019年7月,美国军方突然关闭德堡,外界猜测实验室里可能发生疑似病毒泄漏事件,而靠近德堡的两家养老院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不明原因导致肺炎的呼吸道疾病。

怀疑美国军方传染病毒的不仅仅是中国。意大利媒体《声音的力量》7月发表文章《源于德特里克堡,美军血液项目把病毒带到了意大利》。

该文称,美国海外军队的官方血液供应渠道“武装部队血液项目”从美国国家中心地区的军事基地采集血液,其中就包括德堡,而项目在每两周将血液运送到英格兰、意大利的空军基地,要求在3天内完成所有环节,并保持冷链运输。

据报道,2019年8月,位于意大利威内托大区的美军基地招募当地平民志愿者,为军人提供心理教育服务。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报告称,意大利的首例病例正是2019年9月于威内托大区记录在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