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让更多学生接受最先进的短跑训练

有这么一个人,他既是运动员又是学生,还是大学副教授。他就是“亚洲飞人”苏炳添。

9月5日,教师节前夕,正在北京备战全运会的苏炳添通过视频连线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和学生记者的独家专访。在采访中,苏炳添向全国的老师们送上了节日的祝福,并畅谈了他的“教育经”。

苏炳添:我最敬佩的老师是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傅京燕教授,在我整个大学包括研究生阶段,他对我的指导让我记忆尤深。即使是到现在,亚博全站他也一直在指导我的人生道路。我的辅导员张丽静老师在我的本科和研究生学习阶段,也一直给予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因此,这两位大学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深刻。还有暨大体育学院前院长徐泽和麦雪萍老师,他们经常和我一起去征战大学里的各种比赛,也给予我很多的帮助。

羊城晚报:您说过比起当教练,自己更喜欢当老师。您觉得当老师与教练有什么区别?

苏炳添:当教练的压力可能会更大一些,因为要亲自去选才,选才对教练员来说是很重要的。教练需要选择不同的运动员,就田径领域来说,不仅需要发现有天赋的跑步运动员,还要发现跳远或跳高的运动员,用多种形式来培养他们。而且教练员和运动员一样,都是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我当运动员已经接近20年了,希望退役后能够多一点时间陪伴家人,所以更倾向于当老师。

在职业要求上,我觉得当老师和当教练相差不是很大,因为无论是什么,我都离不开体育和田径。我希望能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赛场经验,在学校教育更多学生。

羊城晚报:有网友说您作为“亚洲飞人”,只在学校当老师是大材小用了,您自己怎么看?

苏炳添: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就有不同的答案。我觉得我很适合做教师,能够扮演好当代大学生特别是专业队体育教育工作者的角色。基层的体育教育总是要有人担起责任。从基层走到现在,我深知运动员职业的不容易,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教学生,希望让更多学生接受到最先进的短跑训练,让更多的人将其传播下去,使得我们国家的基层体育能有较大的发展。

羊城晚报:目前我们国家普遍存在青少年的近视、肥胖问题以及大学生的体质下滑问题,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苏炳添:的确,现在的孩子电子设备不离手,甚至在吃饭的时候都会玩手机、iPad。这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问题了。我认为,家长、学校、社会都应该给予孩子引导,让他们多参与户外运动和体育锻炼。学校的引导是最重要的,应该创设更好的条件让学生们多花点时间在运动上。运动不光可以锻炼身体,也有助于学生发现和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和个人特长,这是一种很好的人格培养方式。

羊城晚报学生记者:现在很多学生遇到挫折困难,就会想着“躺平”放弃,您对这种态度是怎么看的?

苏炳添:我相信这是每一个人的人生必经阶段,任何人遇到挫折都想过放弃。但你们还这么小,后面的人生路还很长,遇到困难并不可怕,还有很多的时间去解决。其实,任何困难都有解决的办法,主要看你愿不愿意去面对它,只要你熬过最难的时刻,未来的路就会很好走。

以我个人为例,在我的体育生涯当中,我并不是一直跑得最快、一直在创造各种纪录的那个人。在训练过程当中,我也遇到很多困难,例如受到伤病的困扰,那时候只能咬紧牙关闯过去。只要在最困难、最不顺心的时候仍保持初心,用积极的状态去面对,最终总会熬过去的。

苏炳添:目前,我觉得学生对于体育的理解认知可能还不够,例如大家可能并不知道,现在的运动前热身方式和以往已经大不一样。我在上课时会先教学生一些最基础的运动热身方式,不同于以往简单的拉伸踢腿,会加入更多的激活训练,比如跳跃激活、滚轴等,让学生慢慢地去接触、学习,加强对体育的理解认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