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参加武汉军运会的5名美国军人情况怎么样了是否已经死亡?

,所以关于在武汉军运会出现传染病的5名美国军人是否死掉不从得知。但是我们清楚的一点是,这5名军人所患的疾病一定有说不出的秘密,很可能与新冠病毒有关,否则美国也不会动用军事力量来封锁消息。

2019年10月,在武汉市举办的第23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美国代表团在到达武汉后没几天,就出现了5名军人运动员出现传染病等症状,被紧急送到武汉著名的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虽然最终的诊断结果是疟疾,但是这并不能打消大众的疑惑。

疑惑二:当时美国军人患病后,很快就被美国军机接走,从此关于这5名军人的消息一无所有。如果仅仅是疟疾,在中国完全可以治愈,并不需要着急回国,更何况是被美国军机紧急接走。另外如果是疟疾,回国后也应该很容易治愈,也不需要封锁消息。美国越是掩盖越说明这5名军人所患的疾病很有可能并不是疟疾。

疑惑三:在5名美国军人感染不明疾病后没过多久,武汉就开始传出传染性疾病(当时还没有定性为新冠病毒感染),而且5名军人的症状为发热、咳嗽并伴有呼吸困难,这与新冠病毒感染的早期症状非常相似,所以很有可能是当时还不知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的误诊。而在武汉暴发新冠病毒后,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找到所谓的传染源,那么这5名军人的患病难道真的这么巧合?

当然,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5名美国军人确实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从种种疑惑和巧合,我们有理由怀疑,5名美国军人的疾病不简单,需要美国公开消息,解答大家的疑惑。

武汉新冠病毒最新是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开始,而让人感觉巧合的是,美国军人运动会代表团所住的场所离华南海鲜市场仅有500米的距离,这其中是否有关联自然让人浮想联翩。

另外,在新冠病毒传播开来后,美国一直用舆论传播武汉病毒,并且一直强调武汉是病毒的源头,但是现在依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武汉就是新冠病毒的源头。那么,既然美国这么想知道病毒的源头,为什么不给这5名军人做新冠病毒检测呢?现在检测这么方便,只要他们心里没鬼,公开证明这5名军人新冠检测阴性结果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封锁消息呢?

美国的种种掩盖事实的做法无不让人猜想这5名军人才是武汉病毒的传染源,随后也有很多媒体发表了类似的观点,以美国之前的做法必将群起而攻之,驳斥这样的新闻,但是奇怪的是,对于这样的观点,除了美国个别媒体发文表示没有证据外,美国的大部分媒体并没有大规模回击这样的观点,反而非常一致的选择了沉默,并且以特朗普为首在世界上大肆宣传中国病毒,也就是他补充的“Chinese virus”。

在新冠病毒传播开来后,很快有媒体爆出,在新冠病毒之前,在去年9月底美国就暴发了大规模流感疫情,这一次的流感疫情被称为“美国40年以来最致命的流感”,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3000万人感染,2万多人死亡。

虽然美国流感年年都有,但是今年流感病毒破坏力绝对超过往年,感染规模也非常大,让美国民众非常恐慌。随后日本朝日电视台最新公开表示新冠疫情很可能与美国大流感疫情有关,朝日电视台的记者在调查部分美国流感患者的体检报告之后发现,美国部分因流感致死的患者很可能感染了新冠肺炎,这部分患者的检测报告上并非显示感染流感病毒,而是“未知病毒”。

虽然美国政府否认了大流感就是新冠病毒的说法,但是美国众议员哈雷·罗达曾经逼问过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美国一些人可能表面上是死于流感,实际上是不是可能死于新冠肺炎?”当时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无法回避,最终被迫承认:在美国,一些流感病例的诊断情况确实如此。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很可能早就已经在美国出现,只是这些新冠病毒感染者被确诊为流感而已。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么新冠病毒的起源绝不是在中国,中国完全是受害者。

而在5月份,一个记者爆出这样的消息:一个著名的细菌实验室因为安全问题,导致被政府关闭了其涉及埃博拉病毒等危险微生物的研究。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周五在一份声明中说:“研究目前被搁置。”美国女发言人凯瑞范德林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停产可能持续数月。声明说,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上个月决定发布“停止和停止命令,停止在德特里克堡的研究,因为该中心没有足够的系统去除其废水。”

虽然声明中并未提及新冠病毒,但是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以这样的原因关闭一所危险传染病相关的研究所,实在是让人很难不与新冠病毒联系在一起。

截至美东时间28日下午5:23分,美国新冠感染人数达到7142076例,死亡人数达到204995例。与大约24小时前相比,新增感染人数约3.4万,新增死亡人数约271人。

美国的5名军人到底是否感染新冠病毒,他们现在到底是否已经死亡,这些问题是美国在故意隐瞒的,相比于我国新冠疫情的控制与信息传达,美国需要给我们一个答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