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那就是汤加!”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二大队大队长、空军一级飞行员周函看向机翼下的大洋深处,有几个深绿色的小点连成一片,一个海岛的模样逐渐清晰,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

13天前,汤加洪阿哈阿帕伊岛的海底火山喷发,后经证实为有仪器记录以来地球大气层内发生的“最大爆炸”。应汤加王国请求,中国空军两架运-20奉命执行赴汤加运送救灾物资任务。

从广州白云机场起飞时,一场中雨下个不停。装着30多吨应急和灾后重建物资的运-20在跑道上缓缓滑行着,前风挡玻璃上雨点越来越密,两只雨刷器来回摆动着。

跑道有点模糊,周函手握驾驶盘,脚蹬方向舵,载着货物的运-20稳稳地向前滑行着。

“咱们的‘鲲鹏’,可是个灵活的胖子!”作为飞行大队长,周函喜欢鲲鹏这个名字,更喜欢驾驭它一起飞翔的感觉。不论起飞、降落,还是编队、做战术动作,人机流畅的配合让他有一种稳稳的幸福感。

两年多来,周函和战友们驾驭“鲲鹏”飞高原、巡南海、越海岛,飞行中不管是碰上降雨、侧风、碎云等复杂天气,还是遇到外机舰的伴飞、跟扰,他们总能从容应对、化险为夷。

2021年祖国南疆,周函所在机组在空军组织的重大竞赛任务中准时到达、精准着陆、“三无”空投,从多种机型、数十个参赛机组中脱颖而出,总分第一名,夺得空军“金飞镖”。这是运输机首次参赛并获此殊荣。

窗外几团浮云的点缀,让湛蓝色的天空似乎有了边界。圆弧形的海平面显现着地球的外形,周函心中升腾起一股鲲鹏展翅九万里的豪情。

驾驶舱显示屏记录着这次任务的航迹,飞越5个时区,首次跨越赤道、同时跨越国际日期变更线,这给飞机和机组都带来诸多挑战。周函和战友们根据航线变化,按照预案迅速调整着机载系统和各项数据。此次飞行,他们飞越了近半个赤道的距离。

不远处,一座海岛如琉璃般扣在蓝绿色的海面上。蓝天、白云映衬着岛上的热带植被,一片片裸露的陆地被厚厚的火山灰覆盖着,美丽的南太平洋岛国汤加近在咫尺。

海洋的天气,真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机载雷达扫描显示,航路上有强回波,需绕飞。几分钟后,东北方向一片深色云团向飞机压了过来。周函立即与塔台联系,运-20轻巧地擦着云边转了个大弯,雨点顿时噼里啪啦地砸在机身上。飞机迎着阵雨对准跑道、下降落地。

北京时间2022年1月28日6时许,当地时间11时许,两架运-20稳稳地停在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国际机场。前来迎接的中国驻汤加使馆工作人员和华人华侨代表手持五星红旗,唱起《歌唱祖国》,机场外当地民众挥舞着两国国旗,跳起热情的舞蹈。

终于把祖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速递”给了汤加民众,周函和战友们快速卸载完食品、饮用水、净水器、帐篷、个人防护设备、无线电通信设备等物资。地勤人员捧了一抔机场边的火山灰带上飞机,这可是两国人民伟大友谊的见证。“鲲鹏”,搭建起这条跨越大洋的情感纽带。

几个小时后,一万余公里外的首都北京,媒体发布“中国空军两架运-20飞机运送救灾物资抵达汤加”的消息引发热议,有网友留言:鲲鹏展翅、高飞远航,大国之翼、大国担当!

红烧鱼、糖醋小排、糯米鸡,在北京东三环的家中,该团运-20机长、空军特级飞行员张磊看着丰盛的年夜饭,心想就差饺子了。离春晚还有两个多小时,正在读高一的儿子在看书,妻子在厨房做菜。

2020年的这个春节,注定不平凡。三天前回家休假的张磊,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年夜饭。他在客厅和厨房间忙活着,一边留心着客厅电视里有关武汉疫情的新闻,一边留意着桌上的手机。

新闻就是预令,这是张磊所在师团多年的传统。作为战略运输机部队,他们已经习惯了从新闻中预判任务预令——只要有突发事件,他们会第一时间进行研判,修订出动预案,做好随时起飞准备。

年夜饭已经上桌,饺子在锅里冒着热气。就在张磊准备喊儿子吃饭时,手机响了。张磊拿起来一看,是飞行大队教导员打来的。妻子早已从张磊的表情中感觉出什么,隐约听到“好的,我马上订票”,更证实了她的猜测。

挂完电话,张磊抱歉地看着妻子。身为军嫂,特别是飞行员的妻子,她对这样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便使了个眼色示意张磊,先别跟孩子说。

就这样,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了年夜饭,儿子关注着春节联欢晚会,妻子跟父母亲友视频拜年,张磊悄悄订完第二天最早的一趟高铁票后,就在网上搜集有关抗疫的信息。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张磊就登上了归队的高铁。儿子张颜麒起床后满屋子找张磊:“我爸呢?”听妈妈解释原因后,他嘟囔了一句:“不是休假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归队后的张磊向组织递交了请战书,随即与战友投入到紧急的空运各项准备中。任务研究、航线日凌晨,张磊和战友们驾驶运-20从多个机场起飞,向武汉空运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物资。这是国产大型运输机运-20首次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

当时,张磊执行的是天津方向任务。由于天津滨海机场能见度低,已超出飞机起降最低标准,张磊与机组成员细致研究、密切协同,驾驶“鲲鹏”准时起降。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天气再复杂、困难再大,空运任务一秒钟也不能耽搁。

国产大型运输机运-20紧急空运,极大地振奋了全国民众抗疫的信心。网上热传着运-20支援抗疫的各类信息,网友纷纷留言:“看见胖妞,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幸福”“解放军来了,稳稳的安全感”。

张磊妻子转给儿子一段武汉天河机场发布的空地通话。“感谢你们不远千里,驰援武汉!”“感谢空管!向你们致敬,武汉加油,中国必胜!”是老爸!张颜麒听出这是张磊与武汉空管的空地通话,兴奋地喊了一句,很快分享给了几个好朋友,并添加到自己的微信收藏中。

2月17日凌晨4时许,伴随引擎轰鸣,闪烁的信号灯划破黑夜,张磊和战友们驾驶“鲲鹏”迎着浓雾再次出征。一个多小时后,这架运-20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检查飞机后,他们引导医疗队队员就座,将保障人员精心制作的一张运-20VIP登机牌发到医疗队员手上。登机牌正面是出发时间、yb55亚博姓名、航程等信息,背面是温馨提示和“向最美白衣战士致敬”的祝福语。

当天上午,“运-20机票致敬白衣战士”登上热搜,很多网友坦言被这张“硬核机票”暖哭。这张小小的登机牌,饱含着运-20机组和保障人员的深情大爱,成为人民军队支援抗疫的标识之一,当年被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

2020年9月27日上午,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一架编号为20041的运-20飞机静静伫立着,深灰色的机身上,鲜红的五星红旗格外醒目。

机舱门关闭后,舱内灯光略显昏暗,117位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棺椁整齐地安放在机舱里,舱内庄严肃穆。“脱帽,向志愿军英烈默哀!”随着带队师领导、任务分队指挥员的一声口令,机组人员整齐列队,面向棺椁默哀致敬。

军人以特有的方式,表达着对先辈的崇敬之情。该团副团长、运-20机长徐延君看着覆盖国旗的暗红色棺椁,思绪万千。

70年前,你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浴血奋战,用信仰和热血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造就了谜一样的东方精神。舍生忘死的背后有如磐的信仰,有对新中国的挚爱,还有日夜思念的亲人。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们的年龄,也认不清你们的面庞,但是你们建立的功勋一直铭记在心。今天,我们带着祖国和人民的期盼,到异国他乡接你们回家。

回家之路漫漫。2015年起,徐延君所在部队每年执行赴韩国接运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任务。那时,他们都期盼着能驾驶国产最先进的运输机,接运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家。在该团列装运-20周年之际,徐延君和战友们的愿望终于成真,“鲲鹏”开始执行此项任务。

这是一个神圣的使命,接到任务后大家都精心准备着。师团领导亲自规划设计任务航线,遇上空中特情怎么处置,碰上复杂天气怎么应对,为了分秒不差反复推演,带着任务机组预想各种问题隐患、修订预案措施。

一定要以最高标准接迎志愿军忠烈回家,这是官兵最朴素的心愿。他们精心挑选部队首架列装的运-20飞机20041号执行赴韩接运任务。这个1号象征着“冲锋”,在支援抗疫任务中,它逆行出征、首抵武汉,奋战不停歇;1号还意味着“尖刀”,它横跨欧亚、飞抵多国,展现大国风采。今天,1号更代表着“尊崇”,代表“鲲鹏”人对英烈的最高尊崇。

机务人员对机舱进行了加改装,舱内地面铺设绿色地毯,官兵手持毛刷,一寸一寸地将地毯刷了一遍又一遍;他们参照棺椁尺寸安装固定位格子,并在每一个固定位四周缠上缓冲带,让每位英烈回家的路途更加安稳;机组成员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将一具具烈士遗骸棺椁放入固定夹,用白毛巾轻轻擦拭。

回家了!运送第七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的运-20专机缓缓滑行,轻巧地收起起落架,向着祖国的方向起飞。稳、准、轻,面对再熟悉不过的“鲲鹏”,徐延君今天的操作格外谨慎,他和战友们用最平稳舒适的航程,表达着心底最深切的缅怀。

“我是中国空军运-20机长徐延君,奉命接迎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欢迎志愿军忠烈回家,我旅歼-11B飞机两架,奉命全程护航,向保家卫国的英雄致敬!”

终于到家了!运-20专机进入中国领空后,空军航空兵某旅2架战机第一时间升空组成护航编队。接近沈阳飞行管制区时,徐延君的耳麦里传来塔台管制员的呼叫:“军航20041,我代表沈阳管制中心向志愿军烈士致敬,感谢你们接英烈回家!”

当日11时许,经过1个多小时的飞行,运-20专机准点抵达沈阳桃仙机场,庞大的机身缓缓穿过水门,两架战斗机低空拉烟通场,以空军特有的最高礼仪向先烈致敬。

几个月后,徐延君和战友们按计划赴南海开展实战化飞行训练,成群结队的“鲲鹏”掠过祖国的最南端。训练归来已是星月当空,机场上空有强对流天气经过,飞机在颠簸中下降高度,机组成员密切协同,穿过一个个云团,避开雷暴天气,最终在云缝中对准机场跑道,稳稳降落。

鲲鹏出击,使命必达。每当驾驭运-20执行任务时,徐延君眼前就会浮现出广袤的天空、朵朵云团,还有祖国万里海疆那一串串美丽的岛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