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0日24点,2021赛季国内职业足坛夏季转会窗口正式关闭。虽然相关数据仍有待官方最终统计,但从已确认球员交易案例来看,今年国内足坛夏季转会市场“价量齐跌”已成定局。这是疫情持续背景下,行业调控及经济压力综合作用的必然结果。

按照去年12月31日中国足协发布的《关于2021赛季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球员注册工作有关事宜的通知》,2021赛季中超、中甲、中乙夏季转会窗口于7月1日开启,至当月30日正式关闭。德国《转会市场》的消息显示,由北京国安从葡超引进的前锋安德森·席尔瓦转会费为200万欧元,这或许算是夏窗关闭前最后一桩有分量的交易,但这笔转会相比于2019赛季同期的阿瑙托维奇,甚至上赛季价格为450万欧元的莫伊转会,远达不到“重磅”高度。或者说,今夏国内职业足坛转会延续了年初冬季转会的“冰冷”,压根也没有重磅转会。

已知信息显示,在夏窗开启之际,涉及转会或租借费用的转会案例不在多数。根据德国《转会市场》公布的数据,由河北俱乐部转会到上海海港俱乐部的巴西籍外援保利尼奥转会价格为392万欧元,是此次夏窗开启期间最大一笔引援投入。武汉俱乐部由日本J联赛引进的安德森·洛佩斯也涉及相当转会费用,不过各种渠道的信息显示,其转会价格不会高于300万欧元。

“德转”信息显示,除上述两人外,价格超过百万欧元的转会屈指可数。如200万欧元的安德森·席尔瓦、117万欧元的申花新援敦比亚、90万欧元租借价格的津门虎新援马格诺、45.6万欧元租借价格的河北新援莱昂纳多、16.9万欧元租借价格的泰山新援贾德松。内易价格更低,如武汉俱乐部以13.1万欧元转入的刘俊贤、租界价格仅为6.5万欧元的津门虎新援金洋洋。

今夏,个别转会也引来各界关注。比如原国足、山东泰山双料队长,34岁的蒿俊闵加盟武汉足球俱乐部,不过他的转会并不涉及转会费用。

从一系列转会案例不难判断,今夏国内职业足坛转会市场空前遇冷,或许期间各球员转会交易费用总额还不及2018赛季同期转会标王莫德斯特2900万欧元1人的转会身价。

2021赛季国内职业足坛夏季转会呈现出几方面特点,除了“价量齐跌”外,还有“内循环”式或“串门儿”式交易比较普遍。比如上面提到的蒿俊闵、金洋洋、贾德松、莱昂纳多、敦比亚转会其实都是在本土俱乐部之间完成的。受疫情及其导致的人员出入境、国际旅行条件受限等因素影响,各级职业俱乐部的选援范围大幅缩小。受疫情影响,同时在限薪、限投等行业调控作用下,大牌外援相继“逃离”中国职业联赛,而像奥斯卡(海港队)这样的优质外援是本俱乐部竞逐锦标的绝对依靠,因此流入到转会市场的优秀内外援屈指可数。若不是“卖血图存”,河北足球俱乐部恐怕也不会在此期间转让保利尼奥。而保利尼奥成为今夏国内转会标王,这在以往几个赛季里根本不可能发生。

今夏国内足坛转会虽然不够活跃,却是名副其实的“卖方市场”。举例来说,申花敦比亚、河北莱昂纳多、泰山贾德松在本轮转会前,均在中甲,也就是更低级别联赛效力。因此用“降格引援”甚至“饥不择食”来形容中超各家对他们的追求似乎并不为过。但这也是疫情背景下,各类不可抗力元素所引发的必然结果。

随着本土职业足球圈内部球员交易相对活跃,租借性质转会在近几个赛季里越来越普遍。一方面租借费用成本远低于永久转会,另一方面,受行业调控影响,国际顶级大牌外援、本土国字号球员已经很难流入国内转会市场,绝大多数现役外援水平大差不差,因此在选用外援方面,各俱乐部比以往更加谨慎。一旦球员经实战证明能力不济或不服水土,那么俱乐部便可以果断弃用,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可控、可承受。

受疫情及国家队备战、冲击卡塔尔世界杯影响,2021赛季中超联赛赛程继续压缩、赛程空前密集、相当一部分比赛现场无观众喝彩,联赛的观赏性、竞争度难免下降,在这种情况下,俱乐部恐怕和赛事主办方的心思一样,圆满、安全地确保联赛完赛,就是胜利。今夏转会市场遇冷还有一方面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各级职业俱乐部面临了不同程度的经济危机。以中超为例,除了公开“卖血求生”的河北俱乐部外,重庆两江竞技、青岛等俱乐部也都深陷经济困境,对他们来说,追求战绩、比赛观赏性已经成为奢望,能够“捱”过这个赛季,就算是大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